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黑米粥的家常做法 > 内容详情

传奇鬼故事3个

时间:2019-03-17来源:粤菜家常菜谱大全 -[收藏本文]

  传奇鬼故事 镜中梦魇

  从小到大身边的人总是夸吴艳艳长得漂亮,上了大学以后,追她的男生更是趋之若鸿。但她有一个很爱她的男朋友,交往三年,感情深厚。所有的女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爱照镜子,长相优越的吴艳艳更是不例外。

  出门前至少要照半个小时的镜子,这时吴艳艳的惯例,她觉得既然老天爷给了自己这样一幅好容貌,不好好打扮岂不可惜。然而最近大家都觉得吴艳艳变了,这种变化不是她不爱美了,而是变得更爱美了,说呢么意思呢?

  以前的吴艳艳虽然也很爱美,但是因为自己还是个学生,穿着打扮总是俏丽可人。可最近的她打扮得越来越妖媚撩人,穿着大胆,化妆夸张,一点都不像是来学校学习的,反而像是去参加什么时尚流行派对。

  学校里的老师们苦口婆心地劝导她要把心思放在学习上,不要成天打扮得不伦不类的。可是她不但不听劝,还说老师是个老古董,现在的社会女人就要会打扮,不然就落伍了。

  晚上吴艳艳回到和男友合租的房子里,男友在帮人做家教还没回来。她自己一个人闲着无聊,就坐在镜子前面欣赏自己美丽的容颜,越看越觉得自己的样貌是最好看的,没有人比的过自己。

  她拿起眉笔细细的为自己画眉,画着画着,镜子里慢慢显现出一个女人,一个长得妖娆妩媚,比吴艳艳更漂亮的女人。镜子里的女人对着吴艳艳露出一抹真诚的微笑,仿佛自己是她多年的闺蜜一样。

  她对吴艳艳说:“漂亮是女人的资本,不要相信爱情,男人爱的只是你美丽的容貌,所以你要成为最漂亮的!”

  那女人的声音似乎很飘渺,又如梦境般真实,好像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你“没错,就是这样!”让人不由自主的深信不疑。

  吴艳艳觉得她说的话很有道理,不禁喃喃低语道:“没错,我要变得最漂亮......最漂亮!”如果这时候有人在的话,就会发现她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是涣散的。

  吴艳艳的男友回到家时她已经睡了,男友轻手轻脚地走进房间,本想给女友一个晚安吻,却发现她艳艳脸上浓浓的妆都没有卸掉,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发现吴艳艳没有卸妆就睡觉了。

  一开始他以为是她那天太累了,可是之后的几天都是如此,而且白天她的装扮更是怎么夸张妖娆就怎么打扮,早已不是以前那个不因世事的小女孩,变得自己都快不认识她了。

  他不知道吴艳艳最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使得她性情大变,同时也自责最近忙着家教而忽略了她,决心找个合适的机会好好跟吴艳艳谈谈。

  这天,他带吴艳艳去吃她最爱的韩国菜,用自己赚的钱买了条项链送给她,饭后又一起去看了场电影,他感觉一切都安排得很完美。

  回到家后,他准备趁她心情不错的时候跟她谈谈,可是才刚开了个头,她就以很累了为借口拿了换洗的衣服溜进了洗手间。

  也是,她今天穿着红色抹胸长裙,踩着十几公分的水晶高跟鞋,还带了顶很奇怪的大帽子,应该很累了,虽然他很喜欢女友在跟自己约会的时候会会花心思打扮,但这打扮似乎有些过了,惹得路人分分回头看他们,他无奈的叹了口气。

  此时的吴艳艳正站在浴室的镜子前露出得意的笑容,镜子里那个妖娆妩媚的女人贴着她的耳朵,“今天是不是又有很多人都回头看你呢?”

  “是啊,我现在无论是在学校里还是街上,回头看我的人越来越多了,不管是男人女人。”吴艳艳眼神涣散,脸上的笑容不变。

  “只要你继续这样下去,就会变成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女人继续诱惑道,而她也确实受到了诱惑,眼中出现了坚定的表情,整间浴室都透着古怪的气氛!

  今天吴艳艳的男友正要去家教,路上接到吴艳艳的好友打来的电话,火急火燎的叫他赶紧来医院,说吴艳艳要动手术整容。

  男友呆了呆才拔腿往医院跑,他以为这些天女友反常的行为只是女性爱美的天性使然,没想到竟严重到要整容的地步。

  到了医学,吴艳艳的好友郑州市羊羔疯医院在线预约挂号正拉着她劝道:“艳艳,你已经这么漂亮了,为什么还要整容,万一不成功会把你的脸毁了的。”吴艳艳不领情的地甩开好友的手,“走开,这个手术我很早就预约好了,一定会成功的,我要变成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原来她很早就预约了,而身为男友得自己却什么都不知道。男友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上前握着吴艳艳的双肩,“你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要变成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难道你有我还不够吗?”

  “当然不够,你爱的只不过是我的美貌而已,我要全世界都承认我的美丽!”吴艳艳回答,这样沉迷于变美已经接近疯狂。

  “好,既然你这样想,那我们就分手吧。”男友说完转身就走。

  男友伤心地在酒吧里喝了很多酒,冷静之后又觉得自己白天的态度不是很好,很想见一见吴艳艳。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家里没开灯很暗,他以为吴艳艳睡了,走到卧室门口发现门半掩着,刚想进去就听见吴艳艳说话的声音。

  奇怪,这么晚了她在跟谁讲电话?出于她这段日子奇怪的行为,男友决定站在门口偷听。

  可是他看到吴艳艳手上并没有拿着电话,只是一个人背对着他坐在镜子前面,一边化着妆一边对着镜子自言自语,笑得十分诡异。

  他揉了揉眼睛,再看过去,镜子里的吴艳艳半夜画着很艳的妆,而她的旁边竟然有一个很是妖娆妩媚的女人!他惊得瞪大了眼睛,这时镜子里的女人好像发现了他,正看着他笑得十分诡异。

  他浑身的寒毛竖起,一点声音也不敢发的逃离了公寓。

  吴艳艳还是坚定不移的去整容了,结果却整容失败。她坐在镜子前看着自己现在丑陋的样子哭泣,而镜子里笑得妖娆的女人俨然变成了吴艳艳当初的容貌。

  传奇鬼故事 灵异录之夺命小鬼

  想起纸人招魂,我突然很想去找秦师傅。他表面上看只是个扎纸人的师傅,可是谁又能想到他竟然能够利用纸人与亡魂对话。可是那都是二十年前的事了,现在的秦师傅也许早就不再给人扎什么纸人了,毕竟现在很多旧式的习俗都在一点点的淡出这个社会。

  爷爷已经昏迷了一天一夜,鼻息似有若无就这么安静的躺着仿佛睡着了一般。爷爷啊,是不是这么多年您也累了,需要好好休息一下呢?我有些后悔为什么就没去认真学习爷爷教给我的东西呢,如果那天我能够代替他老人家现在躺着的就是我,这至少可以挽救爷爷啊。

  我记得当时我问过秦师傅,刘先生未婚妻的亡魂既然被禁锢,又怎么去到他梦里吓唬他呢。他便摸着我的头告诉我,人死之后在意念驱使之下其中三魂会四散,而她又是带着如此大的怨气和遗憾死的当然会有其中一魂聚集在可以藏身的地方,比如她说过卧室里她自己的头发,所以才能够以梦境为介质来向她想找的人施念。

  那时候我只是似懂非懂的点头,不过现在我是可以理解的。一个死去的人都能够利用她活着时候的强烈意念行事,那像爷爷这样活着却又毫无意识的人该怎么做呢,难道也要来弄只小鬼养么?

  说到养小鬼,也许有了解的人都知道它的起源是泰国越南那边,是一种极邪的巫术,后来不知道是怎么流传进了中国。

  二十年前养小鬼只有两类人比较热衷,一是有钱有势的商人,二是地位身价不一般的名人。要么为财要么为名,当然也有个别人是为了害人。但无论出发点是为人还是为己,都得遵循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一定不能亏待和违背与鬼之间的契约,否则必定没有好结果。

  简单说小鬼的养法并没多复杂,只要满足三点:给它们充足的食物供养,预备一个可以让它们觉得舒服自在的空间休息,还有就是一定做到对它们的要求完全听从。这样小鬼就可以实现养它之人的要求和愿望,不过即便如此人与鬼的交易又怎么可能和谐相处呢。

  我会这么说,是因为这种事发生在了刘先生身上,而第一个受害者就是她未婚妻文瑶。

  我们三个人离开秦师傅家就直接去了刘先生那个朋友家。刚一到就看见刘先生正蜷缩在床头,拼命抓着自己的头发湖北的癫痫医院在哪里,嘴里还反复重复着一句话:吃吧,全都揪下莱给你…

  一件刘先生的样子我就吓的跑到爷爷身后,当时的我不明白啊,就以为他是疯了。

  哎呀,师傅你们可算来了,老刘他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我出去接个电话的工夫回来就这样了。我本来以为他又做梦什么的,想安慰他可是他像见鬼似的不让我碰他还用东西扔我,这不我不动了他就缩到床上一直说什么头发的…哦对了,文瑶她…

  文瑶!文瑶…文瑶?在哪儿,她在哪儿…

  刘先生本来还在重复着那些莫名其妙的话,可是当听到他的朋友提到文瑶这个名字的时候,竟停止了手里抓狂的动作,突然大喊起来。

  这可把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秦师傅,他冲上前想要问他是怎么了刚伸出去的手却僵在了半空中。

  只见他脸色骤然一变,扬起胳膊挡住也要上前的爷爷他们,沉着脸说:

  他这是被控制了,以我的经验来看是有人养了小鬼在他身边。

  小…小鬼?这又是什么东西呃…师傅?

  秦师傅没有马上回答,看着爷爷表情有些为难。

  看来问题的关键所在就是这只小鬼了,如果不找出是谁下的命令,我想一般的驱灵方法是对付不了小鬼的。你觉得…会是谁呢?

  秦师傅停顿了一下,然后转向我接着说:

  小子,想不想和我一起去找个东西?

  天已经完全黑透了,我跟着秦师傅坐刘先生朋友的车去了他的别墅,这是第二次去那栋豪华气派的房子,可是再看见的时候却没了白天明亮的感觉而显的格外凄凉和恐怖,黑洞洞的挺吓人的。

  你把车停在一个背静的地方等着我们,把火熄灭也不要开车灯,等办完事我们自然会过来找你的。

  秦师傅叮咛了一下刘先生的朋友,然后拉着我下了车往大门走去。

  小子,进去怎么样?

  我们走到大门口却没有按门铃,而是转个方向往后墙走去,然后他弯下身压低了声音对我说。

  我有些狐疑但还是点了点头,然后就和秦师傅一起进了院子。

  说来也奇怪,秦师傅似乎对这个地方十分熟悉,竟可以摸着黑就找到了后面的花园,我才察觉到就是白天我撒米的地方。

  我们要找什么啊…

  我实在憋不住好奇,开口问秦师傅,他立刻对我做了个安静的手势便开始去挖地上的土。我不知道会挖出什么,所以就帮忙一起挖,过了好一会才觉得已经挖到了。

  泛着青绿色的微光,摸起来很硬,还有类似毛线一样的东西…毛线?难道是…是刘先生未婚妻的…骨头?

  想到这些,我的手像触电似的缩了回去,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一把拽住秦师傅。他知道我很害怕,拍拍我的后背,然后迅速的用一个蛇皮口袋吧挖出来的骨头都装了进去。我仍旧拽着他,大气也不敢出一下,就见秦师傅又往土里埋了什么都盖好后抱着口袋拉起我就跑出刘先生家。

  出来后我么径直去找车子,秦师傅招呼刘先生的朋友打开后备箱,把东西放进去就让他赶紧开车。这一切都显的那么匆忙,有种潜入别人家去偷一样重要的东西的感觉,不过挺刺激的。

  秦师傅,你这是玩的哪出啊?还有为什么搞的这么神秘,还非得让老刘到我那去才能解决问题啊?

  呵呵…认真开你的车吧,等到了就知道了。

  不知道爷爷对刘先生做了什么,他已经安静下来,只是眼神呆滞双手里抓满头发,而且脖子上明显有类似被用力掐过的青紫。当时看到,我还以为是爷爷对他使用了暴力呢,后来才知道是缠着他的那只小鬼已经被爷爷制服了。

  秦师傅将蛇皮口袋平放到地上,然后打开袋口一点一点吞下去。这一刻我又想起来刚才挖地时手指触碰到的那具阴森森的尸骨,下意识的就捂住了双眼。

  文瑶…文瑶…你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啊….

  刘先生突然疯狂癫痫病能不能治好的大叫起来,我立刻放下手去看,只见他正跪在蛇皮口袋旁边,抱着里面的尸体低声抽泣着。我被这一幕看的有些愣了,并不是因为刘先生的行为,只是口袋里不是一具白骨而是一具完好的女尸。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我们走后,爷爷用道术逼出了那只小鬼,是个正在掐着刘先生脖子还吃着他头发的小男孩。

  因为我没能亲眼见到它,所以我并不能描述出这只小鬼的模样。但听爷爷说它就是刘先生未婚妻口中他和钟雅所生的那个孩子,出生不久就因病夭折。

  就像文瑶所调查钟雅确实是对刘先生的公司和股份存在企图与阴谋,利用一些邪术和不择手段先害死他的未婚妻再用一些控制大脑神经的药物控制刘先生,而那个变成大人们利用工具的可怜孩子因为本能缠上自己的父亲,但他不知道他们已是阴阳相隔又怎能以这种方式相处呢。

  刘先生痛哭着忏悔自己的过错,也许他真的明白了很多,至少对于他们曾经那么真挚的感情他的心也一定揪紧过。他说:

  为什么拥有的时候我没有好好去珍惜,也许我真的很自私什么都想要却失去了你,如果可以回去我愿意抛弃一切只要你…

  一个月后,刘先生和他的朋友又找到了爷爷,让他帮忙为他和死去的未婚妻完成一场特别的婚礼。他说这是他一生中做的最重要最正确的决定,还劳烦了秦师傅为他们扎了纸人和很多文瑶喜欢的东西,因为他再也不想让这个他心爱的女人在另一个世界过的不开心。

  传奇鬼故事 我想看见鬼

  我是一名初中生,在这个年龄段的我对于未知的世界充满了好奇,我想做一些别人知道但做不到的事,我也热衷于搜索那些看不见摸不着,但真实存在的事。

  今天上课,老师讲到人死后就没有了,一生就结束了。可是我奶奶告诉我人死后会变成鬼,我不太理解鬼是一种什么样的家伙,是和人一样吗?还是和电影里的一样?

  我好困惑!

  要不我见见鬼,好好问问它,不就知道了吗。我心里萌生出这样的想法。

  午夜时分,我拿上了一碗白米饭,鬼鬼祟祟的来到一个十字路口,此时来来往往的车辆少之又少,死了人一样的寂静,说实话,我的心里还是很害怕的。我感觉十字路口的一个角落里有阵阵阴风,嗯,这就是我一直找的地方。我放下碗,插上准备好的三支香,就在我准备点着的时候,一股小小的旋风将树叶挂的呲呲作响,我顿时觉得寒气刺骨,慌忙点着香,跑到远远地地方等着香焚烧结束。

  时间一分一秒,午夜的天确实冷的厉害,我算计着时间差不多了,跑过去,香确实烧完了,我端起米饭准备吃,好冷啊,不行吃上会肚子疼的,我把它装到袋子里提回家,打算第二天热一热再吃。

  可是当我第二天放学回家,米饭居然找不到了!好吧,不见了我也就没有在追究。

  这天,路口发生了一起车祸,三死一伤!事发地点距离我家很近,这对我来说又是一个好消息。

  准时午夜十二点,我来到事发地,果然阴气重,我不禁感叹,总是感觉背后有人,老是头皮发紧。

  看着地上还没有擦干的血渍,我挪步到了跟前,这个地方是阴气最重的地方,我听说人胸前是人体八卦所在,只要将胸口对住死者死去的地方将阳气抵消便可看见四周的孤魂野鬼,我试着趴下将胸口往上贴...

  “谁!在哪里干什么!”一个警察模样的人过来了,“起来!不许动!”

  “啊,我...我...路过,不小心摔倒...”我慌忙站起机经的回答。

  “走,和我回去做笔录”

  ...

  从警局回来,我又一次失败了,我想见见鬼就这么难吗?不禁感叹。

  本来我打算找乌鸦的眼睛,可是乌鸦难找,我便放弃了,还是来一些实际的好。

  我在家里摆上了杯子,在一个杯子里装满了水,一口喝了下去西安哪些癫痫病医院好。然后我将自己的血粘在杯子的边缘作为记号,把杯子倒过来放在一张报纸上,将手指放在杯子的底部,我大声的呼喊鬼魂,杯子没有动静。我再呼喊,还是没有动静。好吧,看来我注定和鬼没有缘分了。

  抑郁的我上课无神,茶不思夜不寐。父母看了也没有办法,只好找医生。吃了几天的药,我突然灵感来了,医院!我怎么没有去试试。

  我当天心情格外好,吃的比以往多多了,爸妈说这药还真灵验呢!

  午夜的医院也是灯火通明,就找不到一个黑暗的角落,失望的我决定在太平间里看看,也是最后一线希望了。

  太平间里,一个人也没有,这才是鬼出没的地方,我暗自窃喜。

  “出来吧,我知道你在那里的,鬼,就出来一次让我看看吧,就看一次,出来吧”我大声的呼唤。

  “靠!有一个神经病在偷尸体呢,快去看看。”

  可能是我的声音太大了,不小心将看守人叫来了,怎么办。不能就这么放弃了,我迅速的将一个尸体的眼珠挖了出来一口吞下,从窗子里跑掉了。

  “哈哈,想抓我,没门!”我欢快的跑着。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我感觉自己轻飘飘的,我见没有人追来,便停下了脚步。

  我四下里看了看,奇怪,这条路我怎么没有见过,